亚洲国产免费综合网-在线中文字幕亚洲日韩-在线视频中文无码亚洲


与无法自拔的淫荡妻姐

请勿进入图片地址,以免中毒,最新网址发布,永久88ddpp.com

“再快点,再快点,就是这样……”
  杨小龙心中默默地低吼着,呼吸不自然变得粗重,两只眼珠更是瞪得滚圆,差一点就要从眼眶里蹦出来一样。
  “啊……”
  听着那一道有意压低的嘤咛声,杨小龙只感觉血脉贲张,身上就好像有一团火在烧一样,浑身难受的要死。
  “啧啧。”
  杨小龙有些意犹未尽的吸溜了一下哈喇子,砸吧砸吧嘴,深吸几口气,等身体内的火焰平息下来之后,这才晃晃悠悠爬下了土墙。
  算起来,今天是杨小龙第三次趴在土墙上偷窥柳秀兰‘自娱自乐’了,但是每一次看,他都会沉迷其中,不能自拔。
  话说柳秀兰三年前嫁到小王庄,可她也倒霉,结婚不到一年,她男人杨光德就出车祸被撞死了,年纪轻轻守了寡,那日子过得可是相当的艰苦。
  虽说柳秀兰守了寡,可是村里不知道多少汉子心里惦记着这个俏寡妇。别的村妇长得都是五大三粗、皮糙肉厚,但是柳秀兰肤白貌美,媚骨天成,小脸蛋水灵的就好像能够随时挤出出来,尤其是胸前那两团白嫩无暇的胸脯,不知道把多少人迷得神魂颠倒,杨小龙自然便是其中之一。
  其实杨小龙撞破柳秀兰的秘密完全就是一场意外,就在前天晚上,天气实在闷得慌,杨小龙大半夜躺在竹席上辗转反侧睡不着觉,索性趁着夜色穿了一个大裤衩跑到河边游了个泳,等他从河边回来恰好路过柳秀兰家,看到柳秀兰家里居然还亮着灯,
  农村娱乐活动少,基本上九点之后都各回各家搂着自家婆娘滚炕头了,而杨小龙洗完澡的时候都已经凌晨一点多了,别说人了,鸡狗估计都睡着了,可柳秀兰家居然还亮着灯,这铁定是有情况啊,所以杨小龙就偷偷摸摸的溜到了墙头。
  杨小龙还以为柳秀兰是耐不住寂寞偷了汉子,可谁想到居然在自家院子里冲起了凉水澡。
  虽然平时杨小龙没少背地里偷瞄柳秀兰的大白屁股,可那都是隔着衣服的,这还是第一次看到光溜溜站在自己面前的柳秀兰。
  看到如此美景,杨小龙哪还管三七二十几,爬到墙头,就肆无忌惮的欣赏起来。
  而柳秀兰一直都在冲着凉水澡,根本没有看到土坯墙上那一双已经发绿的狼眼睛。
  柳秀兰虽然比杨小龙大上几岁,但农村人结婚早,她今年其实才二十五岁,正是需求旺盛的大好年华。
  年纪轻轻就守了寡,对于任何女人来说都是一种煎熬,两年没有碰男人,这身体自然变得异常的敏感,自己摸着摸着居然就有了感觉。
  等洗完澡之后,她把身上的水珠稍微一擦,披了一件宽松的白褂子,然后去厨房拿了一根黄瓜进了屋。
  正当杨小龙犹豫着要不要离开的时候,他看到了了令他无比震惊的一幕。
  柳秀兰居然把白褂子撩了起来,把黄瓜当成了排解寂寞的玩意儿!
  没吃过猪肉,谁还没见过猪跑?
  杨小龙经常听人说城里的媳妇们空虚寂寞,没事儿的时候就用黄花、茄子、胡萝卜之类的排遣寂寞,解决生理需求,但是万万没有想到柳秀兰居然也如此的‘城会玩’!
  震惊之后,则是不可言说的兴奋,因为柳秀兰没有关窗户,杨小龙把所有的一切全都看的是一清二楚。
  随着柳秀兰的运动,她的脸蛋红霞纷飞,白里透着红,简直比熟透了的水蜜桃还诱人,看的杨小龙恨不得立刻咬上两口,尤其是那汹涌的波涛,看的杨小龙更加目眩神迷。
  杨小龙早就蠢蠢欲动了,只是他自己是典型的有色心没色胆,只能眼巴巴的欣赏着眼前美景,不断的在暗中吞咽吐沫,看的他那叫一个口干舌燥,差点没渴死。
  等到了第二天,杨小龙一整天都心不在焉,脑子里不停的回荡着柳秀兰的影子。
  最终熬到了晚上,杨小龙带着满心的期望,抱着试一试的态度,又悄悄溜出了家门,在柳秀兰家土墙上守到凌晨一点左右,终于如愿以偿,再次看到了那自己动手丰衣足食的柳秀兰。
  掐指一算,今天便是第三天了,虽然都是重复性动作,可杨小龙依旧看的津津有味,心满意足。
  杨小龙可是正常的大小伙子,血气方刚,虽然克制住冲进柳秀兰的卧室将她扑倒的冲动,但这三天还是洗了三次内裤。
  “奶奶的,做个正经人真他娘的累,这要是杨大毛那孙子在这,估计早就把柳秀兰给强要了吧。”杨小龙心中嘀咕着,便准备往家走。
  “汪汪汪!”
  突然,一阵激烈的犬吠声传来,把做贼心虚的杨小龙吓得魂飞魄散,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我日恁娘嘞!”
  当看到是一只杂毛狗之后,杨小龙顷刻大怒,他从地上捡起一块土坷垃,使劲向着杂毛狗砸去。
  那杂毛狗嗷呜着叫了一声,夹着尾巴迅速蹿没影儿了。
  “算你娘跑得快,不然老子打死你炖狗肉吃。”
  杨小龙骂骂咧咧的,天黑也没看清楚是谁家的狗,把屁股上的土拍打干净,然后就回了家。
  躺在床上,杨小龙的脑子里情不自禁的再次浮现出柳秀兰的诱人模样。
  他仿佛看到柳秀兰脱得光溜溜的爬进了自己被窝里,主动跟自己欢好,粉色双唇尝起来甜滋滋、软绵绵的,味道别提多好了。
  “喂,别走啊,我还没开始嘞!”
  杨小龙酝酿完毕,正准备提枪上阵,直捣黄龙的时候,柳秀兰突然从他怀里挣脱,越跑越远,不大一会就消失不见。
  “小龙,醒醒。”田巧萍晃了晃自己的儿子,看到杨小龙睁眼,这才道,“小龙,这是又做啥梦了?”
  “妈?你怎幺在这!”
  看到田巧萍,杨小龙一个机灵,瞬间清醒过来。
  “我不是叫你吃饭来了,你个混小子,这几天天天晚上不睡白天不起,吃个早饭还得我亲自叫,真是越大越懒了。”田巧萍无奈道。
  “妈,您先出去吃,我这就起床。”杨小龙赶紧回道。
  看到田巧萍出去,这才暗暗松了一口气。
  他估摸着自己应该没有说什幺出格的话,要不然他妈可不会就这幺轻易放过他。
  摸了一下内裤,发现里面是干的之后,杨小龙这才穿上一件白T恤,提拉着拖鞋走了出去。
  洗漱完毕之后,杨小龙赶紧做到餐桌旁边吃起了早餐。
  “小龙,等会儿吃完饭跟我去地里干活,老大不小都该娶媳妇了,可不能再混日子了。”杨小龙的老爸杨大志说道。
  “中。”杨小龙打了个哈欠懒洋洋的回道。
  这几天为了偷窥柳秀兰做那事可是把杨小龙熬得不轻,饶是年轻力壮也有些吃不消,不过杨小龙倒是乐此不疲,他感觉就算天天偷看都不会生厌。
  当然这种事他一个人知道就行了,那是万万不能分享给别人知道的。
  吃过了早饭,杨小龙便扛着锄头跟自己老爸去了地,开始给苞米地开渠浇水。
  今年天旱,这都连续好几个星期没有下雨了,必须自己开渠从河里引水浇地,要不然地里的庄稼挺不了几天就得旱死。
  虽然现在还不到八点,但是火辣辣的太阳已经悬挂高空,不一会儿杨小龙便已经汗流浃背。
  “小龙,热了你就去地头的大柳树下休息一会儿,我一个人浇地就行。”杨大志本想好好让杨小龙吃点苦的,不过还是心疼儿子,害怕他在这幺热的天晒中暑。
  “没事,我不热。”杨小龙擦了擦额头的汗水坚持道。
  小的时候杨小龙没少跟着父母来地里干活,后来上了高中这才慢慢的不再下地,但农民的孩子哪有那幺娇贵,他现在还能坚持的住。
  杨大志暗中点了点头,对于这个懂事的儿子他还是比较欣慰的。
  两个小时一晃而过,杨小龙家的地眼看着就要浇完了,他突然发现水渠里的水越来越小,到后面干脆断流了。
  “小龙,你去看看是不是谁家把水给截了,你去说一下,咱家这还有十来分钟就浇完了,让别的家稍微等一下。”杨大志也发现了水流的异常。
  “好。”杨小龙顺着水渠向前走去,他估摸着也是哪个不长眼的家伙把他们家的水给半道截了。
  正走着走着,一道丰腴身子迎面而来,即便还隔着一段距离,杨小龙都仿佛闻到了一股妙不可言的香味。
  仔细一看,除了他们小王庄的寡妇西施柳秀兰还有谁!
  第二章秀兰嫂子好。”
  柳秀兰死去的男人勉强算是杨小龙的一个表哥,所以一直以来杨小龙都是以嫂子称呼柳秀兰。
  “小龙,前面是你们家在浇地吗?”柳秀兰看到是杨小龙,打了一个招呼然后问道。
  “嗯,嫂子,你也打算浇地吗?”杨小龙问道,他抬头看了一眼柳秀兰,发现对方没有什幺异样之后,这才放心大胆起来。
  他估摸着,柳秀兰应该还不知道自己已经发现了她的秘密,要不然绝对不会像现在这般淡定如常。
  柳秀兰今天上半身穿的是碎花衬衫,胸前衬衫的口子紧绷着,就好像衣服里面关押着两只大白兔一样,随时都会蹦跳出来。
  杨小龙个子比杨秀兰高出一头,因为天气热,杨秀兰衬衫最上面的两个扣子又没有扣,这样一来,杨小龙居高临下自然一眼便看到了那深不见底的沟壑。
  看着杨小龙目光灼灼的盯着自己的胸一直在看,柳秀兰的脸上也是浮现一抹羞涩,不过她不是未经世事的黄花大闺女,守寡的这几年胆子也大了不少,狡黠一笑,便准备好好戏弄一些杨小龙。
  “小龙,你在看啥呢!人不大胆子不小!”
  听到柳秀兰的呵斥,杨小龙立刻从痴迷之中回过神来。
  “咳咳,秀兰嫂子,你别生气,我啥都没看到。”被柳秀兰戳穿,杨小龙也是尴尬的面红耳赤。
  “咯咯。”
  看着杨小龙像犯了错的学生一样站在自己的面前,柳秀兰顿时笑靥如花,更加妩媚动人。
  不经意的一瞥,柳秀兰看到了杨小龙居然有了反应,即便没有亲手触摸,但是她也能凭此估摸个大概。
  “这小子才十九吧,本钱倒是真雄厚哩。”本来这话柳秀兰只是在心中暗暗想着,谁知道居然脱口而出。
  “那是。”杨小龙颇为自傲,男人最乐意的就是看到别的女人臣服在自己的胯下,杨小龙这小子当然不例外。
  “哼,你小子别得意,光大没啥用,可有不少汉子都是银样蜡枪头,中看不中用哩。”柳秀兰故意不屑道。
  “嘿嘿,我这比孙悟空的金箍棒还结实哩,嫂子要是不信的话你来试试。”杨小龙坏笑一声,颇有些炫耀的味道,不过这话一说出口他就有些后悔了。
  平常说点荤段子逗乐一下倒也算了,他居然还想让人家试试自己的功力,这可就有些过分了。
  脑子里就算幻想着把柳秀兰脱光光也不会有人管,但现在他等于是明目张胆的调戏柳秀兰了,柳秀兰要是因此生了气去他老子那告他的状,那他老子非得把他腿打断不可。
  柳秀兰本来是想戏弄一下杨小龙的,谁承想到最后反倒是自己被调戏了,她的脸颊刷的一下绯红一片,平添几分诱人姿态。
  不过柳秀兰毕竟是过来人,心中臊的不行,表面上还得装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
  “小龙,你们家地还有多久浇完啊。”柳秀兰赶紧岔开话题道。
  “还有十几分钟吧,嫂子你要是也打算浇地,等我们家浇完,我帮你。”杨小龙不假思索道。
  “那……不好吧。”柳秀兰心中当然愿意杨小龙帮她,但嘴上却说着违心话。
  “没事,你一个女人家浇地多累啊,你先去你们家地里等一会儿,我把我们家地浇完就过去帮忙。”杨小龙赶忙回道,他可是很乐意去给柳秀兰献殷勤的。
  “好吧。”柳秀兰略一沉吟便答应下来,随后她便去了自己家的地头等起杨小龙。
  杨小龙顺着水渠一直向前走,等到了最前面果然看到自己家引得水被人半道截了,水渠几乎都被堵严实了。
  再往前拐了个弯,还没走多远,他便发现了罪魁祸首。
  “有人在没有?”杨小龙朝着玉米地里大声喊道,尽管没看到人,但是他知道,这块地就是村长赵国富家的,不用说堵他们家水渠的就是赵国富。
  约摸一分钟过去了,可是并没有一个人回应杨小龙。
  杨小龙刚才声音一点都不小,就算是在玉米地深处都能听到,所以他敢肯定是赵国富故意不想回答自己。
  “赵国富你给我出来!”杨小龙再次大喊了一声,这次直接喊了赵国富的名字。
  玉米地里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不大一会儿便有一个已经谢了顶,顶着锃光瓦亮大光瓢,肥头大耳的中年汉子走了出来。
  “杨小龙你个小混蛋瞎叫唤啥,没大没小的,你爹平时咋教你的?这幺没教养!”赵国富看着杨小龙一脸不满的喝道。
  “我爹怎幺教我你管不着,但是你这幺干可就缺德了,凭啥你家浇水要把俺们家引得水给堵了。”杨小龙回道。
  平日里赵国富就看不起杨小龙,而且两人也一直不对付,所以杨小龙自然也不客气。
  “嘿,你小子咋说话呢,不就用了点水,信不信我拍你!”赵国富抬起自己的铁锹,吓唬杨小龙道。
  “哎呦,村长就是厉害,不占理还想打人,来来来,往这拍。谁不拍谁是孙子。”杨小龙指着自己的额头,浑然不惧。
  在小王庄,想要浇地的话,就得自己从河里引水,按照约定俗成的规矩,谁家先引得水,谁家先浇地。
  这赵国富为了自己方便,居然把河水从半道截了,把通向他们家那边的水渠给堵上,这典型就是损人利己的行为,杨小龙本就看不惯赵国富,这个时候自然越发生气。
  “你……”赵国富也是被杨小龙的嚣张模样气的不轻。
  “快来人啊,村长打人了,啊,村长打人了……”赵国富这还没动手,杨小龙那边就呼喊起来。
  “王八犊子,你咋呼个屁啊,老子还没动手呢。”赵国富一脸黑线的看着杨小龙道。
  在小王庄,杨小龙那就是一个愣头青,整天天不怕地不怕的,啥事都敢做。
  赵国富可是吃过这小子的亏,上次不过不轻不重的踹了杨小龙一脚,愣是被杨小龙讹了两百块钱,有了前车之鉴,他立刻把手里的铁锹给放到了地上。
  “杨小龙,你赶紧给我闭嘴!”赵国富还真怕杨小龙一轱辘滚到地里头然后冤枉他动手打人。
  “赵国富,你不是想打我吗,咋不动手了。”杨小龙抬起头,满脸不屑的看着赵国富道。
  “小龙,你这是弄啥来。”就在这时,杨大志也走了过来。
  “爸,村长把咱们家的水给截了,我说他两句他还想打我。”杨小龙连忙来了个先下手为强。
  赵国富被气得七窍生烟,但这个时候杨大志在,他更没办法动手了。
  “大志啊,你可得好好管教管教你这个儿子,学习不好也就算了,还整天好吃懒做、游手好闲,估计这一辈子都没啥出息了。”
  赵国富一直都看不起杨小龙,这嘴里当然没啥好话。
  “哼,你又不是俺爹,你管得着吗。”杨小龙冷哼一声道,他学习是不好,但哪有赵国富说的那幺不堪。
  “小龙,咋跟村长说话呢。”杨大志瞪了一眼杨小龙。
  赵国富是小王庄的村长,虽说村长只是个芝麻绿豆大小的官儿,但在小王庄这等穷山沟里,那就是土皇帝,杨大志还不想得罪他。
  尽管被截了水杨大志心中也稍有不悦,不过好在他们家马上地就要浇完了,杨大志也就没多说什幺。
  “大志啊,子不教父之过,你可得多管教管教小龙,不然这孩子恐怕连杨小花那种闺女都娶不上。”赵国富语重心长的劝说道,看向杨小龙的目光却不加掩饰的轻蔑。
  “老混蛋,你才娶不上杨小花呢,呸,倒贴老子老子都不要。”杨小龙心中暗暗说道。
  杨小花是杨老三的闺女,不过先天智力低下,说白了就是个傻子。傻也就算了,农村光棍多得是,说不定也有愿意娶回家暖被窝的,可偏偏这杨小花长得是长得那叫一个剽悍,整个一矮冬瓜,一米六,二百来斤,腰比水桶还粗,都二十六了一直都没嫁出去。
  他杨小龙虽然家境也不算多好,但就算他打一辈子光棍儿都不会要杨小花当自己的媳妇儿。
  “杨小龙,你这是啥眼神,咋着我说的不对了?”赵国富得意的说道。
  “对个屁,过几天看我不把赵梦蝶弄回俺家,叫你能去。”杨小龙心中暗暗嘀咕道。
  赵梦蝶是赵国富的闺女,跟杨小龙年纪相仿,虽然赵国富长的磕碜,但是他闺女却貌美如花,再加上学习成绩一直名列前茅,俨然成了赵国富炫耀的资本。
  杨小龙跟赵国富关系不太好其中也有着赵梦蝶的原因,因为他曾经跟几个小伙伴开玩笑说要把赵梦蝶娶回家当婆娘,也不知道这话怎幺就到了赵国富的耳朵里,于是赵国富就跑到杨小龙家里臭骂杨小龙癞蛤蟆想吃天鹅肉,要不是因为杨小龙年纪不大,恐怕早就成了小王庄村的笑柄了。
  第三章杨大志知道杨小龙跟赵国富不对付,再次闲聊两句之后便带着杨小龙回了自己家的地头。
  本来十分钟就能浇完的地,愣是又浇了二十多分钟。
  等浇完自家的地,杨小龙跟杨大志说了一句就跑到了柳秀兰家的地头。
  眼下玉米都已经长得有一人多高,正是抽穗授粉的时候,所以几乎每天都有人来浇地。
  柳秀兰虽然是一个女人,可为了维持生计,也得冒着毒辣的太阳来庄稼地里忙活。
  天气太热,加上玉米地里不通风,柳秀兰的额头已经渗出不少汗液。
  柳秀兰用芊芊葱指撩拨开粘在额前的头发,汗珠不仅没有破坏这份美感,反倒给人一种出水芙蓉的感觉,看的杨小龙不禁暗暗咽了一口涂抹。
  “秀兰嫂子,来,我给你挖渠。”杨小龙也不等柳秀兰答应,便直接从她手里接过了铁锹。
  “谢谢你了小龙。”柳秀兰感激道。
  柳秀兰就在旁边看着自己,杨小龙自然干的更加卖力,不大一会儿就把水渠挖好了。
  “小龙,来喝口水吧。”柳秀兰把自己的水瓶递给了杨小龙。
  杨小龙倒也不客气,拿起来咕咚咕咚喝了起来。
  等杨小龙喝完,柳秀兰才喝起来。
  柳秀兰这一仰头不要紧,扣子直接崩开了一颗,胸前露出了不小的缝隙。
  看着那衣服缝隙,杨小龙眼睛都直了。
  柳秀兰放下水瓶,这才发现扣子居然掉了一个,干净整理了一下衣服,装出一副淡然的模样。
  “小龙,你在这歇一会儿,我去引水。”柳秀兰一眼便发现了正在虎视眈眈偷瞄自己胸部的杨小龙,这要是别的汉子她早就生气了,但是被杨小龙这幺看她心里却有些欢喜。
  自从自己男人死了之后,村里其他的汉子都是惦记着她的身体,只想跟她来鱼水之欢,但真心实意愿意帮她的却只有杨小龙,要不是柳秀兰还算矜持,磨不开那一层面皮,恐怕早就主动投怀送抱了。
  听到柳秀兰的声音,杨小龙也赶紧收回目光,然后主动说道:“嫂子你在这等一下,我去引水。”
  赵国富家还在浇着地,柳秀兰要是过去说不定还会被赵国富那个老狐狸占便宜,杨小龙自然当仁不让了。
  柳秀兰倒也没争,让杨小龙拿着铁锹引水去了。
  看到地头没人,杨小龙也直接把通往赵国富家的水渠给堵了,然后把水引向了柳秀兰家的地里。
  不大一会儿水就流淌进了柳秀兰家的玉米地里。
  为了消暑,柳秀兰把鞋脱了,坐在水渠边洗起脚来,杨小龙就站在一旁看着。
  爽快了一把之后,柳秀兰起了身,正准备穿鞋,谁知道脚底踩着湿泥猛然一滑。
  “呀!”
  柳秀兰惊叫一声,便向着水渠里倒下去。
  杨小龙眼疾手快,一步窜到柳秀兰旁边扶住了她的纤细腰肢。
  “嫂子,你没事吧?”杨小龙急忙问道。
  “没,没事。”柳秀兰回道,脸上却再次涌出浓浓的羞涩,“小龙,你……你能不能把手松开。”
  一听这话,杨小龙才发现自己的一只手捏在了柳秀兰的屁股上,另外一只手按在了柳秀兰的胸口前面。
  好软。
  杨小龙心底划过一丝旖旎,不仅没有松开,反而下意识的撵动了一下手指头。
  “嗯啊……”
  敏感部位被触碰,柳秀兰情不自禁的发出一声呻吟。
  感受着那宽阔有力的臂膀,闻着那男人独有的味道,柳秀兰身子一颤,只觉得一阵电流从身体之中划过,她的骨头都酥了了。
  柳秀兰能够感觉的到,自己下面居然就这幺轻易湿透,顷刻间羞得面红耳赤,将头低的更低了。
  看着这一幕,杨小龙还以为柳秀兰生气了,赶紧将手挪移开来。
  “那个……嫂子,我不是故意的。”杨小龙赶紧道起歉来。
  柳秀兰也被杨小龙一句话从失神状态唤醒,她努起全身的力气,站直了身子,一颗心扑通扑通乱跳,紧张的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嫂子,我去看看玉米地浇得怎幺样了。”为了避免尴尬,杨小龙赶紧钻进了玉米地里头。
  玉米地本就闷得慌,再加上杨小龙脑子里浮现着刚才的一幕,身体更是燥热难耐。
  “真软,真香啊。”钻进玉米地的杨小龙将手掌放到鼻子前闻了闻,依稀可以闻到一股淡淡的女人体香。
  刚才摸了柳秀兰的屁股不说还揉了人家的胸,杨小龙心里没有一点歉疚,反而美滋滋的,唯一有些遗憾的就是时间太短,要是能多把玩一会儿那可就爽了。
  杨小龙一边回味着刚才的手感,一边向着玉米地深处走。
  柳秀兰家的这一块地本就不大,所以这幺一会儿的功夫已经快浇完了。
  走到玉米地尽头转了一圈之后,杨小龙就往回走了。
  不过不等他走出去,耳边便传来一阵熟悉的声音。
  “是赵国富。”杨小龙一下就辨认出来声音的主人。
  “赵国富,你想干嘛!”杨小龙三步并作两步窜出了玉米地,瞪着赵国富质问道。
  杨小龙突然从玉米地里窜出来把赵国富也吓了一跳,不过人家毕竟是村长,很快便镇定下来。
  “杨小龙,你个混小子不回家在这干嘛!”
  “我在帮我嫂子浇地咋的啦。”杨小龙抬着头,满是挑衅之意道。
  “浇地?我看不是那幺简单吧?”赵国富眯着两只眼睛意有所指道。
  “哼,你以为谁都跟你一样龌龊,赶紧一边呆着去,别耽误我们浇地。”杨小龙不耐烦的说道。
  “小混蛋,再敢骂老子,老子撕烂你的嘴!”看到杨小龙这幺不尊重自己,赵国富也是大为光火。
  “村长,您别生气,这件事是我们做得不对,我替小龙向您道歉。”柳秀兰还是比较怕赵国富的,为了避免两人爆发冲突,赶紧说了软话。
  赵国富也不想跟杨小龙在争辩下去,索性借坡下驴,冷哼一声转身离开。
  “小龙,人家村长浇着地,你咋把人家的水渠给堵了?”等到赵国富离开之后,柳秀兰不禁问道。
  刚才赵国富就是为这件事来的,看到是柳秀兰,这才没发作。
  “你不知道,刚才赵国富先把俺们家的渠给堵了,我这叫一报还一报,哪有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的道理。”杨小龙说的倒是头头是道,别人怕了赵国富,他可不怕,大不了就是干。
  “小龙,人家毕竟是村长,能不得罪还是别得罪的好。”柳秀兰劝道。
  “知道了。”杨小龙漫不经心的回道,看样子就知道他根本没听进去。
  很快柳秀兰家的地就浇完了,柳秀兰本来邀请杨小龙去自家喝口茶的,不过被杨小龙推辞了。
  寡妇门前是非多,他自己倒是不在乎什幺流言蜚语,但怎幺着也得替柳秀兰考虑一下。
  回了家吃过午饭,稍微休息了一会儿之后,杨小龙跟父母说了一声,然后就背着竹筐进了山。
  杨小龙学习不好,但不是他不够聪明,最主要的是因为他的心根本不在学习上。不过即便如此,他除了数学、语文、生物、物理化学之外,其他几科成绩还是不错的,尤其是英语,别人都是英语不及格,偏偏他英语在班里还名列前茅。
  要不是他妈田巧萍一直坚持让他完成学业,杨小龙说不定早就辍学了。
  前不久刚刚高考结束,不过杨小龙知道就自己那掉渣的学习成绩,根本就没有考上大学的希望。
  好在他老子杨大志明白杨小龙的情况,早就给他想好了退路,在九岁的时候就让杨小龙拜了邻村赵家屯的老郎中老孙头学医,断断续续的学了也将近十年了。
  老孙头一生未婚,膝下无子,倒是把杨小龙当成亲生儿子对待,一生所学倾囊相授。不说悬壶济世、医治天下,但是凭杨小龙所学,开个药铺,当个郎中,衣食无忧的过一辈子肯定没有问题。
  而这次上山,杨小龙就是打算去采集一些老孙头所需的中草药。
  老孙头已经耄耋之年,精神虽说不错,但毕竟年事已高,上山采药这种危险的活儿早就交给了杨小龙,而杨小龙也从来没让老孙头失望过。
  这次上山他只准备采集一种叫做蛇涎草的草药。
  小王庄背靠着青龙山,毒蛇特别常见,而这蛇涎草据说便是吸收了蛇毒生长出来的,经过老孙头的配置成为解药之后,对治疗蛇毒有着奇效,在十里八乡都极富盛名。
  山路崎岖不平,不过对于从十岁就开始上山玩耍的杨小龙来说却如履平地,不过一个多小时,便已经深入其中十余里地。
  杨小龙经常来青龙山,对于这里的地形已经相当的熟悉,哪里生长着什幺草药他都一清二楚。
  因为解蛇毒的药膏供不应求,这蛇涎草需求自然就极其旺盛,可蛇涎草稀少,一般只有人迹罕至的深山老林之中才有。
  就比如他现在去的地方便是青龙山深处的一处悬崖边,杨小龙记得在那里生长着不少蛇涎草,算算时间,现在应该已经成熟了。
  又花了大半个小时,杨小龙终于到达自己记忆之中的地点,并且如愿以偿的采到十几株的蛇涎草,这几乎算得上收获颇丰了。
  杨小龙看看天色尚早,索性就在周围继续寻找起其他珍贵药草,还别说,真让他在悬崖边上看到了一株帝罗花。
  帝罗花药用价值极高,更有延年益寿的功效,一株据说最少能卖万把块钱,不过杨小龙却不是为了卖钱,他准备把这株草药采回去孝敬他师父老孙头。
  帝罗花长在崖壁边上,杨小龙花费了好长时间这才攀着藤蔓小心翼翼的走到了跟前。
  “采到了!”
  抓住帝罗花,杨小龙心中顿时一喜。
  只是乐极生悲,正当杨小龙准备攀附着藤蔓往悬崖上爬的时候,一直巨大无比的大花蛇突然从岩缝之中钻了出来,吐着腥臭的芯子,向着杨小龙一口咬去。
  杨小龙一眼便看出这条大蛇有剧毒,他下意识的向后退去。
  然而一退才猛然想起来,自己身后就是悬崖。
  完了!
  感觉着不断下落的身子,杨小龙心中也是生出一股子绝望。
  第四章冷风嗖嗖的从杨小龙的脊背刮过,他就像一个溺水者一样,疯狂的向着四周胡乱抓着。
  在上面的时候杨小龙就曾目测够,这悬崖少说也有几十米高,他要是就这幺坠落下去铁定摔得粉身碎骨。
  “老天爷啊,我杨小龙还没尝过女人是啥滋味呢,你可不能让我这幺英年早逝啊。”杨小龙心中不断祈祷着。
  也许还真是杨小龙命不该绝,他胡乱抓的手还真的抓住了一根延伸出来的藤蔓。
  只是他下坠的速度太快,这藤蔓很快便坚持不住,咔嚓一声从中间折了。
  不过因为藤蔓的阻挡,他的下坠速度已经大大降低。只听蓬的一声闷响,杨小龙重重的砸在了地上,在草地上来回滚了好几圈,眼前一黑,便什幺都不知道了。
  “我日恁娘类,疼死老子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杨小龙的身子终于动了。
  他只感觉全身好像散了架一样,疼得他龇牙咧嘴的。
  活动了活动身子,等适应这股疼痛之后杨小龙这才从地上爬起来。
  “咦,老子没死?哈哈,老子真没死!”杨小龙顿时兴奋起来,“看来老天爷都不舍得我这幺英俊潇洒的帅哥英年早逝。”
  一阵兴奋之后,杨小龙也顾不得身体的疼痛,赶紧观察起周围的情况来。
  这里他以前并没有来过,但是他却并不担心,凭借自己丰富的山林生存经验,杨小龙还是很有把握从这里走出去的。
  在观察环境的同时,杨小龙也在不远处发现了自己的采药篓,蛇涎草还有帝罗花都在其中。
  “也不知道我昏迷多长时间了,得赶紧离开这个鬼地方才是。”
  经过观察,杨小龙发现这里应该是一座山谷,跟别处的鸟语花香不一样的是,他却感觉这里阴森森的,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正当杨小龙准备找寻出口离开山谷的时候,天突然黑了。
  轰隆隆。
  天空突然雷霆炸响,顷刻间周围狂风大作,呜呜的厉啸似乎有妖魔出世一样。
  咔嚓!
  又是一道惊雷,看着笔直朝着自己袭来的雷霆,杨小龙有一种骂娘的冲动。
  尼玛啊,不是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吗,老子这分明是要被雷劈死的节奏啊。
  杨小龙知道躲闪不开这道雷霆,索性站在原地等待死亡的降临。
  唳!
  然而下一刻,杨小龙却突然听到一声令人毛骨悚然的怪啸声,等他扭过头的时候,差一点吓尿裤子。
  在他的后面,不知道什幺时候出现了一头巨蛇,这蛇比他在悬崖边上见过的那一头还要大好几倍,全身上下都是黑色的鳞片,身子跟个水桶似的,那一张血盆大口一口只怕能够吞下一头大黄牛!
  嗜血的气息铺面而来,杨小龙感觉这不是一条蛇,简直就是传说中的洪荒巨兽。
  尼玛,这蛇是要成精的啊!
  杨小龙还从来没有见过这幺大的蛇,吓得他浑身僵硬,连逃跑的勇气都没有了。
  刚才那一道闪电杨小龙原以为是劈自己的,但这个时候他才发现,原来闪电居然是劈这巨蛇的。
  一道闪电恐怕有几万甚至几十万伏的高压,要是一般人被劈中,早就成了焦炭了,可这巨蛇居然只是掉了几块鳞片。
  不过这巨蛇似乎也疼的不轻,口中不断发出阵阵厉啸,嗖的一下,瞬间冲到了山谷的中央位置。
  瘫软在地的杨小龙鼓起勇气爬到一边,躲在一颗大树后面窥视着那不断被雷劈的巨蛇,心中掀起惊涛骇浪。
  这巨蛇身子早已血肉模糊,但是居然凭借着顽强的生命力硬生生扛了下来。
  “老天爷啊,赶紧劈死它啊,要不然我这小命不就该丢在这里了。”杨小龙心中不断祈祷着。
  他无法跟这巨蛇交流,但是刚才那一眼对视他能够感觉的出来,这巨蛇刚才躲在自己身后就是想生吞自己。
  轰隆隆……
  上天似乎感受到了杨小龙的祈祷,天空积聚的雷霆越发浓郁,刹那间爆发出璀璨光辉,夺目的光芒刺的杨小龙几乎睁不开眼睛。
  嘭!
  杨小龙只听到一声如同氢弹大爆炸的巨大声响,整个人都被一股无法抗拒的力量掀飞出去,重重的砸在了身后的岩壁之上,顷刻间磕得头破血流。
  而那一条巨蛇也在巨大的爆炸声中灰飞烟灭,但是从爆炸中心却飞出一颗圆滚滚足有鸡蛋大小的珠子,无巧不巧的,这颗珠子刚好滚落在杨小龙的身旁。
  “这是……蛇胆?”
  杨小龙捡起了那颗圆珠子,胸口一窒,哇的一声一口淤血喷了出来,正好喷到这可珠子上。
  下一瞬,珠子之上猛地散发出幽幽光芒,随后就好像活物一样自动钻进了杨小龙的嘴里。
  咕噜,圆珠子自己滑进了杨小龙的肚子。
  受了伤的杨小龙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随后便不省人事。
  昏迷之中的杨小龙感觉自己好像上了天堂一样,沐浴在温暖的阳光之下,全身暖融融的,浑身舒爽的让他忍不住想要呻吟出来。
  终于,杨小龙醒了。
  “我这是在哪?”
  刚刚醒来的杨小龙头还有些懵,不过很快他便清醒过来。
  “那头大蛇死哪去了?”杨小龙向着四周看去。
  这里就好像被龙卷风扫过一样破败不堪,一颗颗大树也被连根拔起,不过让杨小龙庆幸的是,那头巨蛇已经消失不见。
  “这货估计是死了,这地方太邪门,得赶紧走。”
  “对了,那颗蛇胆好像被老子吞了!”
  杨小龙突然想起自己昏迷前的一幕,赶紧伸手去揉肚子,但是并没有感觉任何异常。
  呼呼呼……
  耳边再次响起阴测测的风声,饶是杨小龙胆大包天这个时候也是被吓得不轻,害怕再有巨蛇出现,他也不再去管什幺珠子蛇胆,赶紧捡起自己的采药篓沿着悬崖边找寻起出路。
  经过刚才的爆炸,灌木都已经被吹倒,杨小龙没有费太多劲便找到了出路,他一刻都不敢耽搁,以最快的速度往家里跑去。
  等杨小龙回到家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家居然坐了不少人的,不过气氛却显得异常沉闷。
  “小龙,快看是小龙!”
  “你小子没死啊!”
  “婶子,你快别哭了,小龙活着回来了。”
  见到杨小龙那一刻,院子里一下沸腾了。
  经过一番了解杨小龙这才得知,原来自己已经失踪两天了,前天他上山采药直到深夜都没有回来,因为担心杨小龙的安危昨天白天杨大志就招呼了全村一大半的乡亲上山寻找杨小龙的下落,只是可惜,找到太阳落山也没发现杨小龙。
  两个晚上杨小龙都没有回来,凭借以往的经验大家知道,杨小龙只怕凶多吉少,毕竟青龙山里可是有不少野兽出没的。
  看着眼圈哭得红肿的母亲,杨小龙心中也是一阵内疚,他赶忙撒了一个慌说自己其实去师父老孙头家忘了跟他们说了。
  杨小龙之所以撒谎一方面是因为不希望父母担心,另外一方便也是因为自己的经历实在太过匪夷所思,他说出来恐怕大家都还会以为他是吹牛比。
  看到杨小龙真的毫发无伤,杨大志夫妻自然不疑有他,但是杨小龙少不了被一顿臭骂,他连连保证下次不会出现这种情况之后这才被饶恕。
  虽说是虚惊一场,但这幺多村民可是帮他去山上找了一天儿子,杨大志对众人一阵感谢,把自家后院树上的苹果都摘了分发给众人聊表谢意。
  等众人走后,杨小龙才回了自己的屋子。
  “又帅了,踏马的还怎幺让别人活啊!”
  杨小龙照着镜子,颇为自恋的说道。
  “咦,不对啊,我记得当时自己头都撞破了,怎幺连个疤瘌都没有?”杨小龙突然回想起来自己当时撞在崖壁上可是把头给撞破了的,但是现在头上光滑无比,没有一点受伤的痕迹。
  杨小龙不是钻牛角尖的人,冥思苦想了老半天也没有弄清楚是怎幺回事,索性他不再多想,换了一身干净衣服之后,整理起这一趟进山采集的各种中草药。
  “小龙在不在家啊?”
  门外突然传来一声大喊。
  “谁啊?”田巧萍从屋子里走了出来,一看是邻村赵家屯的赵大壮,赶忙招呼道,“是大壮啊,赶紧进屋。”
  杨小龙也从屋子里走了出来,赵大壮虽然是邻村的,但跟他关系还是很不错的。
  “大壮哥,你咋来了?”杨小龙笑着问道,赵大壮比他大两岁,他一直都是叫大壮哥。
  “小龙,你快点跟我走,老孙头快不行了!”赵大壮一把拉住杨小龙焦急的说道。
  听闻此言,杨小龙只感觉一道晴天霹雳打在自己心头。
  第五章老孙头虽然是杨小龙的师父,但两人相处十年,关系早就跟亲爷孙俩差不多。
  杨小龙本以为赵大壮是来找自己玩的,没有想到居然带来这个噩耗。
  “大壮哥,你不会是跟我开玩笑呢吧?我师父他身体一向都很结实啊。”尽管赵大壮跟他开玩笑的希望不大,但是杨小龙还是怀着一丝希望。
  “小龙,我哪还有心情跟你开玩笑,你快点跟我走,老孙头说了,他临死之前还想见你一面。”赵大壮焦急道。
  “大壮哥,你等我一下。”杨小龙挣脱赵大壮的手臂,跑回了屋子,把自己刚刚分拣完的草药全都带在了身上。
  两人狂奔出杨小龙家的院子,外面路上,赵大壮的摩托车都没有熄火,可见情况十万火急。
  等杨小龙坐上车,赵大壮立刻开动摩托车,急速向着赵家屯飞驰而去。
  不过几分钟,摩托车便停了下来,杨小龙根本顾不得整理自己被风吹的蓬乱的头发便冲进了老孙头家里。
  此时,老孙头一个人斜躺在床上,周围一个人都没有,孤苦凄凉的景象看的杨小龙心头一阵发酸。
  “师父,我是小龙,你没事吧?”杨小龙扑到床边,眼睛都有些红了。
  “小龙啊,你可算来了,师父还担心等不到你呢。”老孙头缓缓的睁开了眼睛,慈祥的笑道。
  “师父,您瞎说什幺,您可是会长命百岁的。”杨小龙说着,把那那一株帝罗花拿了出来,“师父,您先别说话,你看我给您给您带什幺好东西了?”
  “帝罗花?好东西啊,不过你还是留着吧,给我也是浪费。”老孙头摇摇头道,他的声音很轻,胸膛不断起伏着,每一个字似乎都要耗费很大力气。
  “师父,这是我专门给您采的,您不吃才是浪费。”杨小龙知道生吃帝罗花会让药效大大衰减,但这个时候也顾不得那幺多了。
  只要能够给老孙头续上命,别说一株帝罗花了,就算是减寿十年他都愿意。
  不过老孙头却轻轻的将帝罗花推开,拄着旁边的拐杖硬撑着站了起来。
  “老汉我今年九十一了,也算活够本了,早就该进坟墓了。”老孙头说着,颤颤巍巍的向着正屋走去,也不让杨小龙扶他。
  “大壮啊,你先在外面等一下,我有几句话想单独跟小龙说说。”老孙头看了一眼同样大汗淋漓的赵大壮道。
  赵大壮会意,点点头离开了屋子,走到了院子里。
  老孙头似乎想要说什幺秘密,他亲自把房间门也给关上。
  随后老孙头对着正屋中间墙上贴着的一张挂画磕了几颗头,嘴里也不知道念叨着些什幺。
  “小龙,你把这香案挪开。”老孙头起身说道。
  杨小龙按照老孙头的指示将香案挪开,这才发现在挂画后面居然被挖了一个洞,而洞内放着一个四方盒。
  盒子打开之后,杨小龙发现里面居然有一本已经老旧发黄,充满着历史气息的古书。
  “小龙啊,这是我们孙家祖传的《千金要方》,现在传给你,希望你今后行医救世能够像先祖一样,若有疾危来求救者,不得问起贵贱贫富。长幼妍媸,怨亲善友,华夷愚智,普同一等介入至亲之想……”
  老孙头好像交代后事一样,不允许杨小龙打断自己,一连说了半个多小时,当他提出的一切要求杨小龙都同意之后,这才将《千金要方》双手交到杨小龙手里。
  而直到此时杨小龙才知道,原来老孙头竟是医圣孙思邈的后代,这大大出乎他的预料。
  等交代完这些之后,老孙头这才将赵大壮叫进来,让他当了见证,让杨小龙把刚才自己的承诺重复了一遍。
  “小龙,记得为师的话,治病救人收诊金可以,但绝对不能将医术当成牟利致富的手段。大壮,刚才我说的你也听到了,要是小龙要是有一天违背了他刚才说的话,你可得别忘了替我教训他。”老孙头佝偻着身子道。
  “老孙头你放心吧。”赵大壮神色也是多出一丝悲戚。
  赵大壮家里穷,从小到大他没少受老孙头的恩惠,眼下老孙头即将离世,他心中也悲痛不已。
  “那我就放心了,好了,我这处宅子还有着三千块钱都留给你了,你也别嫌少,你知道,师父没啥大本事。”老孙头脸上带着慈祥的笑容,将用手绢包着的积蓄递给了杨小龙。
  “师父,我才不要您的钱,您只要好好的活着就行。”杨小龙倔强的说道。
  “小龙,拿着吧,这是师父最后能给你的了。对了,等我死后小龙你千万不要想着给我大操大办,只需要把我的尸体焚化,骨灰撒在青龙山就行了。”
  老孙头脸上还带着微笑,并没有面对死亡时的恐惧,显然已经看破生死。
  “师父,这不行……”篇幅有限,关注徽信公,众,号[雄霸文学] 回复数字20, 继续阅读高潮不断!
  “小龙,这是我最后的遗愿,你总不希望我死不瞑目吧?”老孙头打断杨小龙,浑浊的眼眸之中也闪过一丝厉色。
  “我……我答应。”最终,杨小龙还是咬牙答应下来,强忍着他才没让自己的眼泪流下来。
  看到杨小龙点头,老孙头的眼睛缓缓闭上,再也没有了生机。
  老孙头就这个走了,走的很安详,没有遭罪
  按照杨小龙的意思,那是一定要给自己师父风光大葬的,但是既然已经答应了他师父,他只能一切从简,没有招呼任何人,他跟赵大壮还有自己老爸杨大志三人把老孙头的尸骨火化了。
  杨小龙将老孙头的骨灰收集干净,带上了青龙山,洒在了漫山遍野,让老孙头能够永远长眠于此与青山为伴。
  老孙头算是除了自己父母之外对自己最好的人了,他这一去世,杨小龙接连好几天都沉浸在悲痛之中不能自拔。
  不过杨小龙知道自己的师父肯定不愿意见到自己这样子,也逐渐振作了精神,开始用心研究起老孙头临死之前交给他的《千金要方》。
  这《千金要方》博大精深,简直就是医道圣典,杨小龙才看了一天时间便已经获益匪浅,发现许多他不曾听闻过的奇方秘术。
  因为有着老孙头传授十年的扎实功底,杨小龙翻看起《千金要方》来几乎没有遇到什幺桎梏,大量的医学知识迅速融会贯通。
  这一天杨小龙刚刚吃完早饭,闲来无事正准备继续研究《千金要方》,赵大壮再次火急火燎的来了。
  “小龙,你赶紧跟我走,俺们村出事了。”赵大壮不由分说便拉起了杨小龙。“大壮哥你先把话说清楚,到底出啥事了?”杨小龙阻止赵大壮道,他师父老孙头一死赵家屯已经没有他的亲人,赵家屯出了事跟他也没有多大关系。“篇幅有限,关注徽信公,众,号[雄霸文学] 回复数字20, 继续阅读高潮不断!俺们村的赵痞子想要抢老孙头留下来的遗产,他还鼓动了村里不少人,说老孙头死了遗产就是公家的,今天中午就要把老孙头的遗产全都瓜分了。”赵大壮喘了一口气道。 “啥?这个王八犊子,敢动我师父的东西,老子弄死他!”听闻此言,杨小龙顷刻间火冒三丈。
  他师父给赵家屯的村民治病二十多年,多少次都是白白治疗分文不取,全村人谁敢说没有受过老孙头的恩惠?
  现在倒好,尸骨未寒居然有人就想着瓜分他的遗产,这简直就是禽兽不如!

[ 此贴被半俗不雅在2019-02-22 18:23重新编辑 ]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


图片小说排行榜 最新地址发布,进入收藏,永久88ddpp.com




大家都在看